清远“电子拆解业”转型记 “垃圾围城”40年终破解
发布时间:2016-07-27

   龙塘镇长冲村电子垃圾拆解作坊已拆除,但土壤污染治理之路仍然漫长。

 
  从省道S253拐进清远市龙塘镇长冲村,进村小道两旁围墙上到处是醒目的标语:“打击废旧拆解”“清新空气来之不易”……两边一排排货场已是空空荡荡,电子垃圾拆解卡车来来往往的情景不再。
 
  而在一年多前,这里还是一幅车水马龙的场景,大卡车把一车车废旧电子垃圾拉进来,再把一车车铜、铝制品拉走,家家户户都发出叮叮当当的拆解声,还时常冒出焚烧垃圾的黑烟。
 
  在清远,电子垃圾拆解是一个有着约40年渊源的行业。2015年,一场全面整治非法拆解电子垃圾污染的攻坚战打响,以清城区龙塘、石角二镇为代表,地方政府正在全力谋划,通过拆解入园、工艺升级等方式,解决电子垃圾围城的问题。
 
  垃圾焚烧引发大量投诉
 
  龙塘、石角两镇,曾是国内最大的进口电子垃圾集中处理处置地之一,这个行业在当地有40多年的历史了。村民用人工拆解的方式将零件捣碎、拆卸,把有用的铜、铝等金属分离,无用的塑料就地焚烧,故而周边居民经常能闻到烧塑料的味道。
 
  对清远北部万科城业主黄女士而言,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可以放下。2013年她和家人入住小区之后,不时能闻到一股烧塑料的味道。黄女士说:“原本买这里的房子就是看中这边空气清新,有山有水的,没想到碰上了垃圾焚烧问题。”她买的楼盘位于广州市和清远市交界处,因房价不高成为不少“广州候鸟”的选择。一些房地产公司还宣称此处为广州“后花园”,自然环境好。
 
  在发现楼盘周边的垃圾焚烧问题后,黄女士在业主群里吐槽,发现被此事困扰的业主也不在少数。业主们开始组织起来反映情况、维权,有些业主还组团去周边村庄里走访,打探垃圾焚烧的味道来自何处。
 
  走访之下,业主们发现,楼盘周边的龙塘、石角两镇,是国内最大的进口电子垃圾集中处理处置地之一。“这个行业在当地有40多年的历史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电子拆解行业的一位老板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国内外的电脑、显示器等电子零件通过集装箱在珠三角码头上岸后,最终会通过公路来到紧挨珠三角的龙塘、石角等镇。其中一部分流入再生资源基地等有正规牌照的拆解场,另一部分流入散落在村镇、公路周边角落的个体拆解户,由村民用人工拆解的方式将零件捣碎、拆卸,把有用的铜、铝等金属分离,无用的塑料就地焚烧。
 
  经过多年的演变,龙塘、石角两地的洋垃圾拆解成了外地人在此赖以谋生的手段,本地人则依靠出租厂房、物业等形式参与其中。没有参与的本地人则对这个行业颇多怨言:“钱都给外人挣了,把污染留给我们。”
 
  2007年之后,当地政府多次打击非法个体拆解户,无奈从业者甚多、行业过于庞大,整治行动结束后屡屡出现反弹。2014年,当地还发生过拆解从业者集中到镇上访的事件。
 
  而随着周边楼盘入住业主的增多,他们对环境的投诉也越来越多,清远市下决心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2015年7月,《清远市清城区电子废弃物污染环境整治工作方案》出台,清远正式向电子废弃物污染开战。
 
  一场强力攻坚战打响
 
  2015年清城区龙塘、石角两镇全面取缔2358家园外非法经营拆解散户,共涉及29个村委会、302个村民小组、从业人员2万多人。为防止非法拆解厂在整治过后卷土重来,清城区还组建了约150人的查验队伍,严防非法电子垃圾的进入与流出。
 
  石角镇省道S114旁,一位士多店老板记得:2015年6月前后,每天都有很多台自卸车和铲车进进出出,这是清城区在清理非法拆解散户的生产设备和货物。S114是连接清远清城区和佛山三水的一条公路,大大小小的卡车经此路运走了电子垃圾。
 
  按照《清远市清城区电子废弃物污染环境整治工作方案》,当年9月30日前拆解散户全部入园经营,同时取缔园外非法经营拆解散户。
 
  石角镇党委书记张志良介绍,2015年石角镇对排查登记的1295间拆解散户采取分级清理整治措施进行处理,加大对拆解散户自行清场的督促力度,对逾期不清的拆解户依法进行强制清场,并全面清理了场内场外、屋前屋后、道路两旁的电子废弃垃圾。
 
  清城区电子废弃物污染环境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龙塘镇党委委员刘俊健参与了整个清理整治过程。他告诉记者,2015年年初以来,清城区组织龙塘镇、石角镇和环保、公安、供电等部门联合开展专项整治行动36次,出动人员1万多人(次),严厉打击非法拆解行为。
 
  刘俊健介绍,按照2012年清远出台的《清远市电子废弃物污染环境整治规划(2012年-2020年)》,政府已从2012年起开展整治工作,并按计划逐年取缔园外非法拆解散户,用3年时间逐步缓冲,2015年是整治工作的收官之年,按“史上最严”的整治方案开始清理,自然毫不手软。
 
  对于园外无照经营的拆解散户,执法人员先是对其进行断电处置,随后按《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查封、扣押其设备、原材料、产品等,并取缔其经营场所。“在整治之前,当地镇村党员、干部响应政府号召,自身带头不再经营园外拆解行业,不再继续租场地给拆解散户,这为整治行动减少了很多阻力。”刘俊健说。
 
  整治工作同时从源头突破取缔难题,为防止非法拆解厂在整治过后卷土重来,清城区政府在龙塘、石角两镇选取6个流动查验点,由公安、海关、环保等部门组建约 150人的查验队伍,从当年7月底开始,对进入辖区内载有固体废物的货运车辆开展查验。龙塘、石角镇也各自招聘90人组成3支队伍,24小时巡查严防非法电子垃圾的进入与流出。
 
  “这么做可以从源头上切断非法电子垃圾的流入。”刘俊健介绍,2015年清城区龙塘、石角两镇全面取缔2358家园外非法经营拆解散户,共涉及29个村委会、302个村民小组、从业人员2万多人。
 
  已启动土壤污染治理
 
  土壤修复工作是个漫长的过程。从2014年1月开始,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承担的龙塘镇电子废弃物污染土壤修复项目启动,首期工程投入经费2500万元,目前首期工程已完成,正着手推进二期、三期工程,预计到2020年可以全面完成龙塘镇的土壤污染治理。
 
  园外拆解散户被取缔之后,居住在龙塘镇长冲村委肖屋村的湖南人阿兰无事可做了,丈夫已经外出打工,她也准备找别的活计。
 
  阿兰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是从湖南来肖屋村的,做电子拆解已经好几年了。“政府不让继续做了,说对环境污染大。”阿兰表示理解政府的举措,也庆幸孩子不用再闻燃烧塑料的废气了。
 
  在龙塘镇长冲村委肖屋村遗留固体废物整治点前,昔日的垃圾成堆已经变成了如今的绿树林荫。刘俊健介绍,华南环科所整治项目工作组对该堆点遗留固废进行鉴别之后,共计清运遗留固废3611吨,并已经完成生态恢复。
 
  而土壤修复工作是个漫长的过程。从2014年1月开始,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承担的龙塘镇电子废弃物污染土壤修复项目启动,首期工程投入经费2500万元,目前首期工程已完成,正着手推进二期、三期工程,预计到2020年可以全面完成龙塘镇的土壤污染治理。
 
  整治行动取得了初步成效,周边楼盘业主的投诉也减少了。
 
  不过,一个存在时长达40年的产业被整治,势必带来某种阵痛。资料显示,以铜材为主的拆解和加工业在清城区工业中仍占重要位置,整治行动开展之后,以铜为主的有色金属拆解和加工业完成产值出现下降,直接影响了地区GDP。
 
  “取缔只是开始,最终还是要引导拆解行业走上绿色生产的道路。”刘俊健表示,取缔工作完成后,环保部门正加快完善现有再生资源园区的配套设施建设,引导符合条件的拆解散户入园。
 
  何先生的拆解厂于去年入驻华清再生资源基地29区,一年之后他体会到了“正规军”的种种好处:“固废都有无害的处理,对身体损害少了,而且消防安全、生产安全都有保障,不再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了。”
 
  目前,第一批华清再生资源基地和第二批民安等4个拆解集聚区已经相继建成投入使用,共计安置入园经营的拆解散户500多户。同时,嘉利安B区、民安马头、塘基等聚集园区的环保配套设施已经开建。

版权所有:苏州泥宝环境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