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城市 请别拿城市看海说事
发布时间:2016-07-06

  每当城市看海发生的时候,总有一部分砖家就会跳出来说搞海绵城市。

t0190fbaa9e1f8c7413.jpg

 
  每当发生看海事件,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工作被打乱当然比较烦躁,而政府也有来自公众舆论和上级领导的压力。而某些砖家们就会借此利用这种烦躁和压力来游说海绵城市。自古以来异端邪教无不利用人们困惑与不安大行欺骗,最终结果并不是困惑得以解决,而是倾家荡产,甚至丢了性命,所谓人财两空。感叹历史总是重现愚昧,而最让人愤怒的更是那些政府体制包装出来的砖家们顶着头衔招摇撞骗,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明知故犯,中国的读书人啊。
 
  作为一个相关从业人员想分享我所理解的真相(以前并没有做过武汉的项目,对武汉的水文和气象的理解比较粗浅,以下的分析仅仅是通过公共平台获取的数据做一下分析)
 
  湖北号称千湖之省,武汉号称百湖之市。武汉所在的江汉平原是长江与汉江冲积而成,在洪水来临的时候长江现对武汉的地形其实是个悬河。说的直白一点武汉假如没有防汛墙的保护本身就是一个洪泛区,地势低洼,周边山地还有汇水,洪涝交迫并不为过。
 
  海绵城市的基本理念是在城市通过生态绿地系统模拟自然的水文过程,而武汉的自然水文过程就是洪涝。
 
  下面来一些数据的分析——
 
  从6月30日到7月2日,武汉总共下了322毫米的降雨,24小时累积雨量峰值达168.5毫米,48小时累积雨量峰值达317.1毫米。需要解释的是累积雨量过程线、净雨量过程线和进入雨洪设施入口径流量过程线不完全相等。
总量上看当降雨量达到30mm后,大部分截留能力和下渗能力达到饱和,暴雨的综合径流系数是远远大于中小雨的径流系数,这次武汉的暴雨是连续降雨,这里判断暴雨的径流系数是0.9左右. 也就是说24小时净雨量峰值达151.65毫米,48小时净雨量峰值达285.4毫米。
 
  海绵城市中大部分的滞留系统蓄滞空间是小于200毫米,理想状态滞留系统/汇水面积=1/10,这里稍微展开一下,城市总的绿地率是30%左右,而在里面找出1/3的绿地作为“有效”生态蓄滞设施是非常难的,因为“有效”生态蓄滞设施主要通过重力流来收集,满足这样的条件是非常难得,我们通常用的1/10是地块内比例,这都非常难达到,如果综合到整个城市,我觉得城市“有效”生态蓄滞设施不会超过1/20.这意味着,如果一个城市大兴土木全面铺开做生态蓄滞设施,有效蓄滞能力也就是=200毫米*1/20=10毫米,相当于24小时净雨量峰值达151.65毫米的6.5%。我们的生态蓄滞设施主要是在公共区域,也就是街道、广场与绿地,水往低处流,这么多水冲到街道,建的那些生态蓄滞设施其实是在水面以下而不是以上,那可怜巴巴的蓄滞能力又有多少?
 
  当然有人会说海绵城市分为:1.分散式绿色基础设施系统;2.城市管渠调蓄池系统;3.河湖水系系统。我们只管中小雨,大暴雨还是归水利市政。
 
  这真是流氓耍到家了,当初鼓吹绿色基础设施的时候,为什么拿看海说事。
 
  罗里吧嗦,结论是什么?海绵城市跟解决城市看海问题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怎么才能解决城市的内涝问题,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最后还是要回到水利市政系统,武汉要解决看海主要看如何发挥河湖系统的蓄滞能力,简单的算一下,武汉光湖泊的水面率为11.1%,加上河道总水面率达25%,如果湖泊拥有1.5m调蓄空间,也就是湖泊的净调蓄空间=1500*11.1%=166mm,加上河道的调蓄与泵站强排,还是有足够空间解决看海问题。
 
  看海问题出路在哪里?
 
  1.武汉周边有过境径流汇入,这部分的水要想办法通过高水高排的方法分流出去。
  2.要确保汛期湖泊1.5m~2m调蓄空间,根据水文规律,在汛期下调常水位,腾出调蓄容量。
  3.关键中的关键,城市在建设的时候往往只关注大的湖泊,关注水面率,水网密度经常被忽视,对于平原地区,水网密度是关键中的关键,我们的市政管网最终要找出路,管道来不及排的时候道路就是出水通道,出路就是水系,水网密度不够,找不到出路,如果说湖泊是心脏,那么水网就是血管,血管堵塞了,心脏再好也白搭。怪只怪现在的土地财政导致了城市建设系统异常强势,而水利系统多少年一层不变,也提不出强势的对策,反而被几个大忽悠领着团团转。
 
  分散式的LID系统到底重不重要?
 
  澳大利亚整个国家跟一个大碗似,中间是个沙漠,没有大山大河,水资源短缺,城市密度低,海洋性气候,为此他们需要大提水敏感城市设计,中国是大山大河,季风气候,根本就不能直接照搬照抄。就拿雨水收集这件事来说,人家是碧海蓝天,就整一个农村,大气污染沉降小,别墅区,人均屋面率很高,所以搞雨水收集,你说中国阿猫阿狗的城市人口就有500多万,人均屋面率有多少?用来冲厕所,能够一泡尿吗,还要配置收集处理回用系统,摊到经济成本,我觉得宁愿买一桶农夫山泉冲。
 
  所以,我的答案是LID挺重要的,但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比如平原区域,水流不畅,可以这么说即使我们把所有点源都截干净了,水质还是会很差,LID系统在控制径流污染上能力还是比较有效的措施。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有些时候把LID纳入到TMDL计划中。
 
  比如针对CSO问题也是有一定的效应,从源头削减水量,对于截留式合流污水溢流频率将会大幅下降。
 
  另外由于我们中小雨通过快排系统排干,城市水文循环被打断,下垫面水分缺失,城市变得干巴巴的,热岛效应,粉尘和固体颗粒物增多,一系列副效应。所以需要做海绵城市设施,恢复城市的水文循环。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城市管理都是自上而下,就拿海绵城市建设来讲,你说搞个鸡毛年总雨量控制。一刀切,每个城市面对的问题都不一样?地方政府在城市建设方面一方面缺少治理能力,另一方面是没有自主权,项目审批,财政补助,干部升迁都在上级政府手上,只能跟风走。
 
  海绵城市建设是为使用者建设的,对于使用者来说,关注的是结果,内涝频率低一些,水费少一些,微气候舒适一些,景观水干净一些,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的猫就是好猫。
 
  作为一个工程师始终坚持的一点,我们需要站在风口上,但飘到空中总要落地。

版权所有:苏州泥宝环境科技有限公司